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OLLA] 一方死亡30題:21.【改不掉的習慣】 140512

*OLLA = Only Lovers Left Alive

*一方死亡30題:21.【改不掉的習慣】

  Eve總是告訴他,時間的車輪始終在轉動著前行,越過亞歷山大廣闊的國土、聖奧古斯丁曾經沉思的教堂、格雷特引領導的海盜船,從他們穿著奢華禮服恣意狂歡的年代行走到如今時刻迫切的生存危機。


  於是Eve扔開了她裝滿典藏書籍的書箱與古典時代的精緻華服,帶著一本十四行詩就踏上旅途,Adam也追隨著拋去了他疊成小山似的音樂作品和穿了幾百年的晨袍,急急跟上。


  隔著手套,Eve牽著他的手,優雅地走過傾斜的比薩斜塔、殘破的長城與淒美的泰姬瑪哈陵,在每個逝去的歷史與尚存的物件駐足。


  Adam會看著她銀白的長髮在風中恣意飛舞,踩著隨意的步伐緊緊跟隨對方,直到Eve再一次提出她要開始一個人的旅行。他們總是如此,在一個又一個的百年之間,擁抱然後告別。


  他習慣要問,下次見面會是什麽時候?而她會摘下自己的淑女墨鏡,放到對方緊閉的雙眼上,然後搔搔那抬起的形狀好看的下巴,說,我們都在世界的某個角落,總會再遇見的。


  人生是場好短暫的旅途,沒有什麽值得永久攜帶。她如此說,反覆說了好幾次。和多少年來每次道別一樣,給他一個離別的落在鼻頭上的吻,還有一個充滿擁抱與纏綿的夜晚。


  於是Adam試著跟上Eve說的那個時間車輪一樣始終保持前進而不是倒退會駐足不前,所以他跨過了與法國詩人為伍的時代,放開了手裏的吉他與一屋子的收藏,任所有珍藏的音樂創作與他在底特律的屋子一起被遺忘在世界的一角。


  最後他在名古屋的一間獨棟公寓裏失去Eve,手心只剩下自己太冰冷的溫度。Adam終於不自禁地止步不前。


  你太像個人了,Adam,既愚蠢、又怕寂寞。這樣嘲笑他的Ava也在一個或兩個百年前消逝,死於飲用太多太多骯髒的鮮血,未曾歇止的水源戰爭。


  嘿,你又在恍神了,想到什麽難過的事情?

  不,我沒有,我在想今天午餐的潛艇堡,那很好吃。

  噢,親愛的Adam你又在撒謊,你明明很嫌棄它甚至要命的吃了我的生菜沙拉!

  ……我想的是隔壁、隔壁桌的潛艇堡,看起來…呃……


  Adam瞇起眼睛,困窘地別過頭,嘴裡喃喃唸著自己胡亂編造的彆腳理由,試圖躲避對方的追問。


  你在難過。年輕的人類女孩開口,同時晃晃手上的墨鏡,強硬的要往對方臉上放,Adam悶悶地將下巴仰得更高,任由她氣得直跺腳,高跟鞋清脆的聲響令他忍不住想起多少年以前在哪個街道巷弄聽過的哪首樂曲,直到那頭蓬鬆銀白色長髮頂上他的下巴磨蹭重新喚回他的注意力。


  他改不掉在Eve面前表現得像隻大貓,他改不掉把玩Eve髮絲的習慣,他改不掉仰著下巴要Eve給他戴墨鏡,他改不掉在Eve擁抱他的時候索取更多。


  他改不掉喜歡Eve。他改不掉想著Eve。 再來多少個百年都一樣,Adam什麽也改不掉。於是他只得像Eve告訴過他的,放掉舊的,抓住新的,永遠不要止步不前,他只好邁開不情願挪動的雙腿,努力前行。


  如果要他回到最初,他仍然會選擇與Eve相遇,更珍惜兩個人在每一個百年之間的須臾相聚,等待每一個她說的終究會到來的相遇。


  ……Alice,我想要去倫敦。

  休想!我們只能去新德里!

  ……嗯。


  Adam看著Alice牽起他的手,她的手比他小很多,可是手指很纖細很美麗,像是記憶中Eve的手,她和她一樣,彼此就隔著兩層手套的距離,將他往另一個航廈帶去,還不忘要他要用空著的一手提好她最喜歡的書箱。像是初遇時的Eve,Adam慢慢地想著,記憶遙遠的比馬羅抽菸時吐出的雲霧還要飄渺。


  人生是場好短暫的旅途,沒有什麽值得永久攜帶。

  Adam緩慢咀嚼著字句。

  人生是場好短暫的旅途,沒有什麽值得永久攜帶。



  2014.5.12

  趕報告趕報告,忍不住把放了很久的這篇丟上來,然後,再繼續趕報告趕報告OTL


评论
热度(2)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