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UL/艾伯王子] A Secret Meeting of Them (王子2014生日賀)

*2014年古魯瓦爾多生日賀文

*故事時間點是艾伯王子都復活以後:)

*2014.7.17更新,做了點修改這樣><


  隆茲布魯的君王睜開雙眼時,外面群星黯淡,黑雲遮掩了半個月亮

。  古魯瓦爾多披衣而起,揭開半掩著的布簾,向守夜的哨兵比了個手勢,篝火的火光將哨兵的金髮抹上了淡淡的紅,不贊同的表情被映得很明亮,古魯瓦爾多看見了,但他還是轉身離開了軍營,赤裸的雙足踩在濕軟的泥土,留下一道蜿蜒的足跡,他回頭瞥了地上可能遭人追蹤的痕跡僅僅一眼,轉彎踩進大雨過後才生成的細小河流,冰涼的觸感令他遲疑了一下,隨即踩著緩慢的步伐,向著樹林深處裡走去。

  途中他發現了一隻鳥兒的屍體,它靜靜地躺在古魯瓦爾多正要踏上的那顆石頭,他彎下身,拾起柔軟的它,像是對待一件極為珍貴的物件,他用手指來回輕撫它黛藍色的羽毛,然後小心翼翼地捧在手掌心,走過因為長了苔癬而變得濕滑的地面。

  日出前的濃稠夜色還沒散去,晨曦也尚未越過東方的山岭,霧氣在林間徘徊不去,古魯瓦爾多只好將腳步放得更慢,以免迷失方向。

  周遭很寧靜,所以顯得他踩在地面發出的腳步聲很響亮。

  古魯瓦爾多挑了棵巨大的樹木,背靠著樹幹坐下,下巴抵在併起的膝蓋,血紅色的眼睛半睜半閉,盯著掌心的鳥兒屍體,艱難地抵抗不斷湧現的睏意。

  「古魯瓦爾多,別隨地睡覺。」

  「……嗯。」

  「清醒了沒?這樣很危險。」

  「半夜密會敵人…你,這樣就不危險?艾伯李斯特。」

  抬眸,隆茲布魯王國的君主對上古朗德利尼亞帝國元帥帶著笑意的目光,然後他伸出手,將本來就傾下身子、好將嘴湊近他耳邊低語的男人拉到自己身邊坐下,隨即艾伯李斯特分析起古魯瓦爾多這番毫無防備的舉動有多麼危險,惹得對方不滿地別過了頭,表示了不想再搭理,而在艾伯李斯特思考著措辭的同時,他的眼鏡被一只忽然抬起的右手給摘下,模糊的視野裏,罪魁禍首正叼著他的眼鏡,勾著嘴角帶著些許笑意。

  無奈地從對方嘴邊拿回眼鏡,艾伯李斯特看著重新變得清晰的古魯瓦爾多,抬手碰了碰對方額前被風吹得輕輕晃動的碎髮,得到對方一個古怪的眼神,然後他從懷裡拿出一個小盒子,遞到古魯瓦爾多面前。

  「沒有手。」古魯瓦爾多咕噥,朝對方亮了亮手上的鳥兒。

  「那你哪裡來的左手勾摘我的眼鏡?」艾伯李斯特抬抬下巴,表示不願妥協。

  古魯瓦爾索性保持沉默與艾伯李斯特對視,直到對方再一次嘆氣,打開手中的小盒子,將裏頭玫瑰花造型的玻璃紙鎮拿出,並舉起在古魯瓦爾多面前左右搖晃,最後塞進對方略開著的上衣口袋。

  「生日快樂,古魯瓦爾多。」

  「……謝謝。」

  沉默又一次蔓延在兩人之間,艾伯李斯特不說話,古魯瓦爾多也就不說話,兩個人就這麼不出聲,只是安靜地將目光在紙鎮與鳥兒之間來回。

  在古魯瓦爾多又一次即將墜入睡夢之前,艾伯李斯特先開了口,說起自己家鄉的天空曾經是藍而高遠的,不像星幽界總是群星黯淡的夜空、或者燃燒著烽火的現世,自己曾經與艾依查庫約定總有一日會一起回到家鄉,可惜現在看來,那已經是已經不復存在、僅僅存在於模糊童年記憶中的色彩,不過那裏仍然適合野餐、適合狩獵,也許在將來的某一天,他們能夠備妥足夠的蜂蜜和點心去野餐,順便展開一場熱血激盪的狩獵比賽,也許還能夠取得不錯的材料令古魯瓦爾多能夠製作並擁有更多的標本收藏。

  說到這裡,艾伯李斯特注意了古魯瓦爾多的反應,見對方還專注的聽著,他便繼續說下去。

  在甫回到現世的時候,季節是令人容易倦怠的春天,陽光灑落下來就像是裝了蜂蜜的瓶子被人框郎一聲地踢倒,濃郁而明亮的陽光便透著葉子一點一點蔓延在他的腳邊,而處在如此舒適的環境之下,自己卻是想念起了一杯冒著熱氣的黑咖啡,畢竟現世的天空與星幽界相比實在是明亮得太刺人,像是要扎痛他的眼睛,要他清楚明白自己已經回到現世似的,而自己卻只是莫名其妙地想念起了星幽界灰暗的天空,他推測這也許自己是習慣了星幽界的涼爽,一下子不能適應帝國溫暖而潮濕的天氣了。

  艾伯李斯特頓了下,解下披風放到古魯瓦爾多腿上,理由是對方穿得太過單薄,儘管時處夏夜也不應忽略保暖,古魯瓦爾多只是捏緊了披風將上身裹起,一雙紅眸輕輕眨了幾下,睫毛也隨之搧動,使了個古怪的眼神給艾伯李斯特。

  然後古朗德利尼亞帝國的元帥又繼續說下去,他曾經在國內遇見一名來自隆茲布魯王國的旅人。那是個和現在一樣的夏日,白日艷陽高照,午後則會降下傾盆大雨,那時他們恰巧在同一間旅店前的屋簷下避雨,空氣中充滿了雨水敲擊的聲音,然後他與那個旅人聊了起來,偶然地知曉了對方來自隆茲布魯王國,他想要詢問對方隆茲布魯國內的近況,而對方卻只是一手順著懷裡貓兒的毛,惹得貓兒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然後告訴他,更濃重的煙氣與烏雲遮蔽了美麗的家鄉,窗外的黎明日出被山巔上的大火給取代,像是所有雲層都被點燃。

  「於是我想到一個畫面,你很可能正趴在窗邊,盯著燃燒的烽火,迷迷糊糊地打個呵欠,接著又躺回床上。」艾伯李斯特說。

  古魯瓦爾多眨了眨眼,開口阻止了還打算繼續說下去的艾伯李斯特,同時開始了自己的敘述。

  他說起自己日前、不對、是去年的冬天,在異常寒冷、吸進肺裏的每一縷空氣都叫你深刻感受寒冬冷冽的一天,與一個隨行的士兵在森林裏獵殺了一頭巨大的野豬,他們僅憑著兩條繩子將那頭野豬拖回營地,鮮血在地上拖延出一道粗長的痕跡,而不斷落下的白雪很快就將那道暗紅色的痕跡完全覆蓋,而在那之前,飢腸轆轆的士兵們很快地已經將整頭野豬吃得一乾二淨,儘管在如此天氣之下,生火也是相當困難的,不過一頓美食顯然能夠激發出人們的潛力,包括生火。

  隨便下了個結論,古魯瓦爾多打呵欠的同時挪了挪身子,肩膀靠上艾伯李斯特的肩膀,彷彿這樣能夠節省他的力氣,好讓他能夠敘述更多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歷,不過在調整好足夠舒適的動作以後,他又索性不動了,似乎打算就這樣好好睡上一覺。

  艾伯李斯特推了推古魯瓦爾多的身體,示意對方不該在這裡睡覺,畢竟兩人都應該要在天亮前回到軍營,這是他們各自應負的責任,而古魯瓦爾多卻是用鼻子回了個鄙夷的哼聲,表示自己身為一國之君,更身兼軍隊的最高領導人,沒人能夠命令他做些什麼,大有你奈我何的意味。

  「算了,至少下一次可別再在等人的時候睡著,要是被人偷襲了可不好。」

  「嗯。」他抿抿嘴,然後又哼了一聲。

  東方的天空露出魚肚白,黎明的天光緩緩越過群山,山稜被鍍上了金紅,古魯瓦爾多不由自主地瞇起雙眼,並將始終捧在手掌心的鳥兒放到了艾伯李斯特的手中,在對方遲疑的瞬間將自己的手掌疊上對方的,鳥兒被包覆在中間,羽毛搔得艾伯李斯特覺得手心有點兒癢,他知道那是古魯瓦爾多帶給自己的禮物,這一次見面的禮物,然後他看見古魯瓦爾多將方才被放進口袋裏的紙鎮拿出來,嘴唇湊在上頭像是在細密地親吻。艾伯李斯特伸手將古魯瓦爾多攬近自己,嘴唇貼上紙鎮,隔著一枚玻璃玫瑰與對方接吻,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臉頰的溫度,和目光裏蘊藏的情愫。

  時間一分一秒地流逝,天色愈發地亮了,終於是艾伯李斯特先拉開了距離,單手貼著對方寫滿不悅的臉龐,他說他真的該回去了,古魯瓦爾多亦是。

  下一次是什麼時候?

  不知道,也許是…你接下來要攻打哪裡?

  ……不告訴你。

  那一天的清晨,號角長響,隆茲布魯王國的士兵們看著最前方背對著他們的王,舉起手中長劍領著他們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在冉冉升起的朝陽在和徐徐吹動的晨風中,古魯瓦爾多口中銜著的玻璃玫瑰染上一層光華耀眼的紅。


FIN 2014.7.14


可惡,就差了一個半小時TAT原本都想放棄別寫王子的生日賀文了,

結果看了月使寫了艾伯王子的短打……好吧,我也來寫個短打吧!

可以遲交!可是王子的生日不能什麼都沒有!

好吧,總之王子生日大快樂!今後的每一天我也會繼續愛著你的><!

對了,就算復活以後帝國跟王國的距離如此遙遠,

我相信在每次對戰的時候他們還是有機會可以幽會的喔><!(煩)

我只是,真心想要寫寫他們在好不容易的短暫相聚稍微說說自己的經歷嗚嗚QQQQQ



2014.7.17 稍微修改了一下><


评论
热度(6)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