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UL/光影組] WHAT THE FOX SAYS! 140722

*只是想玩噗浪的偷偷說功能,隨筆><

*光影組,布列依斯跟古魯瓦爾多,順序無差

*警告:標題與內文無關(爆)

*bgm: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QS2PHS7apg


  鬧鐘已經響了第三次,布列依斯又一次按下鬧鐘,沒有起床。

  八點三十分。

  距離布列依斯應該下樓、進行任務事前準備的時間已經超過半個小時。

  房門忽然被打開,布列依斯只得稍稍拉下棉被好看清這擅自闖入自己房間的犯人是誰。

  「早安,布列依斯。」嘴裡叼著應該是早餐的半片吐司,古魯瓦爾多大搖大擺地走到床邊坐下,過多的蜂蜜緩緩匯聚到吐司的一個邊角,隨時都要滴下,「我喜歡你,今天開始跟我交往。」

  前一秒還緊盯著搖搖欲墜的蜂蜜、準備要斥責對方的布列依斯,猛地抬起頭,直直看向慢悠悠嚼著吐司的古魯瓦爾多。

  抬手撫上額頭,發燒已經好多了,可他還是忍不住多摸了幾把。

  「跟我交往。」嚼著吐司,古魯瓦爾多有些口齒不清。

  「…什麼?」難以置信,布列依斯狠狠地揉捏著自己的額頭。

  「跟我交往,布列依斯。」黑王子終於吃完了那半片吐司,口齒清晰地覆述了一次剛才說過的話。

  「……古魯瓦爾多?」

  「跟我交往。」

  「……你認真的?」

  古魯瓦爾多毫不遲疑地點頭。

  「嗯,跟我交往。」

  布列依斯抿唇,忍著一身的不適,迅速起身將一臉淡定卻跳針似地不斷對自己告白的男人趕出房間,隨即重重關上房門。

  他撈過躺在床頭櫃上的鬧鐘,上頭顯示的時間是九點十分,於是他動手調了個早上九點的鬧鐘--他決定要罕見地將自己應負的責任通通拋諸腦後,狠狠睡上一整天,就算大小姐破門而入他也不會起床。



  鬧鐘響了,布列依斯按下鬧鐘。

  時間是八點。

  距離布列依斯將古魯瓦爾多趕出房間的時間,將近二十四個小時。

  不應該是八點的,自己調的可是九點啊。布列依斯蹙眉,盯著手中的鬧鐘。

  他起身將棉被摺疊好、將昨晚沒收起的衣物放進衣櫃,然後拎起毛巾準備走進浴室進行晨間的盥洗。

  房門忽然被打開,布列依斯遲疑了一下,回過頭要看清是誰擅自進入自己房間。

  「早安,布列依斯。」嘴裡叼著應該是早餐的半片吐司,古魯瓦爾多大搖大擺地走到床邊坐下,過多的蜂蜜緩緩匯聚到吐司的一個邊角,隨時都要滴下,「我喜歡你,今天開始跟我交往。」

  「……」古魯瓦爾多又在搞什麼鬼?

  緊盯著搖搖欲墜的蜂蜜,布列依斯捏緊了手中的毛巾。

  而古魯瓦爾多只是慢悠悠嚼著吐司,遲遲沒有開口。

  等不到對方開口,布列依斯揉著太陽穴,決定自己先開口詢問。

  「你來幹嘛--」

  「跟我交往。」嚼著吐司,古魯瓦爾多口齒不清地打斷了布列依斯。

  「……啊?」布列依斯錯愕。

  「跟我交往,布列依斯。」黑王子吃完了那半片吐司,口齒清晰地覆述了一次剛才說過的話。

  「……喂,不是這樣的吧?昨天--」

  「跟我交往。」又一次打斷。

  「聽我說話!昨天--」

  古魯瓦爾多毫不遲疑地搖頭。

  「不要。跟我交往。」

  布列依斯張著嘴卻好半天吐不出半句話,心裡卻已經用遍他所知道最鄙夷的字眼罵過眼前的男人好幾輪。

  「這是、默許了?」

  「…去妳妹的默許。」

  「我沒有妹妹,布列依斯。」

  「……………………」

  布列依斯扭曲著五官,將古魯瓦爾多趕出房間,隨即重重關上房門,然後上鎖。

  他撈過躺在床頭櫃上的鬧鐘,上頭顯示的時間是九點十分,於是他又動手調了個早上九點的鬧鐘--



  鬧鐘響了,布列依斯按下鬧鐘。

  時間是八點。

  不應該是八點的。布列依斯的表情開始扭曲,然後他一扭頭看向日曆。

  七月二十二日,這是出任務的日子。

  也是古魯瓦爾多突然闖進房間跟他告白的日子。

  那昨天呢?還有調了鬧鐘以後發生什麼事情?

  布列依斯起身將棉被摺疊好,然後看向應該已經被收好的衣物。

  「…………………………………………不是吧。」


  -END-


  在隨緣居看到一篇盾基無限反覆經歷同一段時間的文,

  於是用光影組來試試重複經歷梗(????)

  ......感覺這種輪迴有點兒可怕啊


评论
热度(1)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