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UL][柯凱] 老大的潔癖治療法 (凱倫生日賀) (130617)

*凱倫生日快樂!

*釉姊!我乖乖交了喔QWQ

*都是私設HAHAHA

*半夜用手機跟噗浪敲的,哪天太閒了再來仔細處理他(#)

 

柯布知道凱倫貝克有潔癖,所以那個男人每隔幾個鐘頭就要將房間整個打掃一遍,餐具都要放進沸水煮過,棉被要常常換洗常常日曬,一定要先將皮鞋擦拭得發亮才能進入房間,沒有洗澡絕對不上床睡覺。

『腦袋有毛病的音樂家,生活習慣像個麻煩的臭姑娘,一點男子氣概都沒有。』――這是柯布在筆記本上給凱倫貝克記下的評語。

於是他就直接稱呼那個愛乾淨愛得過頭的男人:臭姑娘。

他認為堂堂男子漢就是要夠放得開,所以對方的不滿他都視若雲煙,無視別人的抗議也是男子氣概的一部分。(靠喔這樣的柯布歹就補orz)

除此之外,他還會還會追著沃蘭德一路闖進對方的房間,然後幸災樂禍地看著那個驕傲的小貴族在凱倫貝克連環砲似的說教與驚人的潔癖下,連同機器人一塊兒被刷得乾乾淨淨,幾乎可以發亮。

同時柯布看著那個過於整潔的男人的目光裏,揶揄的成分還是在,只是好奇的成分比起從前更多了些,與之一起增加的還有想了解對方的衝動。

可是對方是那個被他嫌棄的臭姑娘。他柯布一個堂堂男人漢怎麽能主動去跟那個臭姑娘打好關係?當然不行,那完全違背了他的美學。

所以柯布還是老樣子看著對方一再重複著那些他無法理解的舉動。

直到有一次他看見對方在一場對戰過後獨自蹲在湖邊將一雙纖細的手給搓洗得發紅破皮,柯布終於再看不下去,悄然自背後靠近然後捉住對方的手,好阻止男人近乎自殘的行為。

那是第一次,然後還有第二次第三次跟很多很多次。柯布總是壓制著那個男人的掙紮,然後反覆咕噥著臭姑娘要好好愛惜自己的雙手否則可不能好好地演奏自己喜歡的小提琴啊。

忘了是哪一次開始,他放棄那個讓對方惱怒的稱呼,叫了對方的名字。

『原來只要叫你的名字就能收服你啊,你是東方的妖怪嗎?』事後想起來,柯布總是這樣調侃對方,然後笑看對方用那雙好看的綠眸瞪著他瞧。

「……你很乾淨,不用再洗了。」

柯布一手粗魯地捉著對方雙手,另一手像是安撫孩子般輕撫著對方的頭頂。

一雙腥紅色的眸子定定看進那雙失焦的綠潭,他不會讀心術啊當然看不明白那裏頭盛著的是怎樣的情緒,不過他知道那個樣子叫做不開心。

能夠來到這個世界的戰士誰不是抱著遺憾抱著執念抱著悔恨?又有誰不是抱著那樣一份痛苦試圖在這裏獲得怎樣一份救贖?

但是柯布就是沒辦法看著身下這個男人露出那種脆弱的表情。

又尷尬又躊躇地糾結了老半天,他乾脆低下頭狠狠地吻了對方一頓。吻得那個男人心裏又是亂七八糟又是驚慌失措就是最簡單的方法,那個就叫做轉移注意力。 多麼輕鬆又多麼的有效啊,於是他成功看見那些濃稠的哀傷自那雙好看的眸中消散得一乾二淨。

「……髒死了!」
「嗯哼,嗯哼嗯哼,要感謝我啊,你看來好得多了。」

「……………」
「嗯哼――Fuck你幹嘛打我,爺的臉能亂打的嗎你這個臭姑娘――靠喔就叫你別打!別咬!安份啊你!」

最後柯布還是把凱倫貝克給扛回家了,代價是滿滿一臉的齒痕跟咬痕。

那次以後凱倫貝克也還是會在戰鬥後到湖邊洗手,也總是被那個他私底下叫做髒流氓的男人給扛回房間。

「我說臭姑娘,有時候我也覺得我蠻有潔癖的,有些東西就是見不得它沾上髒東西啊……」柯布一邊點著蠟燭一邊說道。

「你這樣一個髒鬼,乾淨和你扯得上邊?」凱倫貝克嫌棄地抽走了對方嘴裏叼著的菸。

「………喔,現在看來挺乾淨的。」目光迅速掠過那雙氣得半瞇的綠眸,乾乾淨淨地像對翡翠,裏頭還映著自己的臉。

「???」

「嗯哼,吃蛋糕吧臭姑娘。」柯布揉了揉下巴,「生日快樂。」 

FIN

Jun 17, 2013


原噗 http://www.plurk.com/p/irskni


评论
热度(1)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