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原創/SC3] 沒有訂題目所以沒題目:D(160810)

#隨手往後寫。

#時間點為SC3結束後,修伊和里德逃亡的第一天,非CP。


里德不知道自己到底該歸類於機器人還是人類。

至今為止,科學家還是無法證明機器人到底會不會做夢。

===

  看著仍然埋首搗鼓那堆電路的修伊,里德覺得一切仍是不夠真實。


  甫甦醒那幾秒鐘,里德連自己的名字都尚未想起,只是看見修伊那副讓人難以坐視不管的模樣,回過神就選擇脫離培養艙了。

  都是些什麼跟什麼啊,現在想起來還是很可笑。


  失去了原本的生活,遠離了第二段生命,離開了從前生活的殖民地,現在他的名字叫做里德。

  身邊唯一的人是另一個實驗品,大抵算得上友人,叫做修伊,性格有點單純不諳世事,可能有點粉切黑,但感覺不算太壞,至少目前為止除了毆打自己還沒做過什麼對自己不利的事。

  而自己,機械的身體雖然不能吃飯、不能交女朋友,但是活得挺好,除了工作太少這點時常讓他焦慮,他可以在這裡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別再整天想著尋死就好。修伊這樣告訴他。


  事實上,尋死的念頭從未間斷過,分秒吵嚷著提醒他別忘記還有這回事。

  只是覺得經過那幾日,想法稍微有些不同了。醒來後的十幾個小時裡,里德想了很多次,但不知所以的他一次也沒向修伊說出來。


  窗外是一望無際的漆黑,如果自己摔出去了——啊,也不會有事吧。

  頂多就是增加了一件太空垃圾,在這廣大無邊的宇宙之中。


  他曾經的長官會不滿他的擅自翹班,神經大條的副官在辦公室被鳥屎淹沒之前壓根兒不會發現他的消失,修伊則會毫無表情地把他拽回來胖揍一頓,惹得長官(只對他)更加不滿。


  如今他已經可以這樣回想了。

  察覺自己又將兩名前上屬納入考慮,他不禁要感慨習慣真是種可怕的存在。

  卻也令自己更像個正常人。


  也許不會是最好的,但作為恩斯特的時光沒有機會再倒流,那樣說不上最好但絕對不壞的生活,說不準哪天會再回來,儘管不知道會是以什麼樣的形式,但、值得期待。


  如此不可思議,他的人生從昨天翻到今天,明明只經過了一夜,就翻天覆地。

  先不說換了副軀體還換了個名字,他經歷了第二次死亡又活過來,現在過著逃亡的生活,每分鐘都不知道自己下一刻會遭遇如何的事,未來如此難以捉摸,簡直像是少年時和同袍們一起瘋著的少年漫畫中的男主角。

  只是他沒有一個生死相隨的漂亮女主角陪著,沒有需要打倒的可怕反派,只有一個大齡孩童的友人在身旁,這一次活過來的目標大概只是要嘗試復活那個小心眼的長官。


  沒有熱血沸騰的現況和多麽偉大的目標,如今的現實好像又多了幾分真實感。


  他正想調侃一下專心致志發著呆的修伊,提前設好的鬧鐘在腦中響起,提醒他又到午餐時間。

  里德晃晃腦袋,下了指令切掉腦袋裡擾人的聲響,左手捏著馬鈴薯,右手拿著營養果凍包,抬起右腳頂頂久久沒抬過頭的友人:「修伊寶貝,該吃飯了。」


  「別那樣叫我,里德。」

  「可我覺得我現在很像你媽咪啊。」

  「……」


  「修伊,我覺得我們該來從長做個計畫,為了美好的未來。」

  「你燒壞了?」


  里德眨眨眼,聳聳肩,總之沒有說話,被拒絕回答的修伊單手掐爆了果凍包。


  「......里德,你說的那個未來,你會活著吧?」

  「大概吧,如果沒發生意外,啊,還有個前提是你別太粗暴把我打壞了。」


  看著修伊繃著一張臉,吃個午餐都彷彿殲滅敵人,里德咧咧嘴,隨即閃過撲面而來的一個拳頭。


  「我知道你會有辦法,說到做到。」

  修伊停止進食的動作,對著里德說。


  「只是還不到時候而已,會實現的,不騙你。」

  里德不知從哪裡又變出一個果凍包,塞到修伊手上。


  修伊才剛接下,隨即又將果凍包遞還給他,要他嚐嚐看,里德搖頭,還了回去,修伊皺著眉,語帶威脅把果凍包塞給他,里德扯著垃圾話再推回去。

  瞧著對方固執的和自己互相塞著果凍包,還要小心翼翼不要再捏爆一包珍貴的糧食,里德覺得自己心底深處的窒息感和修伊緊繃的表情一起,在這短暫的、還不到一日的時間內,意外地削弱了不少。


  他忽然有了新的念頭,久違地去嘗試做出一些想像,想像著以後將用怎樣的姿態來面對將來的日子。這感覺很奇妙,沒有不同的身體或者另一個新的名字,卻像是脫胎換骨。


  里德想,自己也許並不介意這種過度樂觀到不太對勁的愉快氣氛永遠持續下去。

  畢竟,這也不算太壞。


  最後是在修伊詫異的目光下,里德坦然接下果凍包,拆開來就吸了一大口。



  (結束哩)


评论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