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UL/艾伯王子] 終局 140205

*不會寫完了

  

  皎潔月色灑落林間,陰影錯落。

   「好久不見,古魯瓦爾多。」

  「……」 

  古魯瓦爾多僅是表情淡然地將頭偏向一邊,不發一語,這是記憶裏他應當要做出的反應,將開口與解釋的任務完全交由對方。

   「如我所料,你會成為隆茲布魯王國的君主,我也登上帝國元帥的高位。」艾伯李斯特邁開腳步,走到與古魯瓦爾多僅兩三步距離的位置,兩人的影子恰好重疊一半,「我為我沒能遵守約定感到抱歉,但是人各有志,我並不後悔我的決定。」

   古魯瓦爾多緩緩將手舉起,作勢要摘下對方的軍帽,卻如他所預料的,艾伯李斯特輕易地避開了他的手,隨即後鏡片後的雙眼裡閃過僅僅一瞬的詫異,於是古魯瓦爾多忽然回想起某個風雨交加的夜裡,自己曾經成功奪走對方的披風--在對方的縱容之下。

   「其實也還好,還不到、需要你道歉的程度。」古魯瓦爾多終於放下一直懸著的單手,改以按上腰際的劍柄,把玩似輕輕摳弄上頭精緻刻痕。

   「你身旁的輔佐之位,還沒決定嗎?」將歪斜的軍帽扶正,艾伯李斯特問道。

   「……也許、我可以期待那個聽話的少佐,就像你身旁的軍犬一樣,」古魯瓦爾多停下手上的動作,將劍柄包握在掌心,抽劍的動作被刻意放得緩慢,抬起的動作亦然,直到劍尖抬高到足夠直指對面男人的額頭,「忠心耿耿、值得信任、甚至委與重任的優秀僕人。」

   「艾依查庫不是僕人,古魯瓦爾多。」艾伯李斯特蹙著眉頭退後幾步,卻沒有做出其他具有攻擊或防禦意味的動作,「身為一國之君,你的想法還是不及格。」

   「我當王,是因為我有這個能耐,更因為我想要這個地位。」古魯瓦爾多牽起嘴角,儘管他沒有散發出絲毫凌厲的氣息,笑意卻也從未到達眼睛,只是漠然開口,「殺人是件了不起的事情,這是我選擇登上戰場、甚至當上君王的理由,沒有誰可以阻止我去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情。」

   「古魯瓦爾多,你還想要重蹈覆轍?難道經歷過一次死亡還不夠讓你學會教訓?」艾伯李斯特撥開在眼前微微晃動的劍尖,反射的月光弄得他眼睛發疼--也許刺痛他眼睛的元凶並非月光、而是此刻浮現在紅眸之中的敵意,「你說過你會嘗試改變——」

   「--我學會壓抑微弱的慾望,達成我現在目標與期望,阻擋我的物件我會親自鏟除。」開口的同時,古魯瓦爾多迅速靠近眼前的男人,兩人之間的距離幾乎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吐息,艾伯李斯特甚至下意識屏息,「你也要成為阻礙嗎?艾伯李斯特。」

   「儘管現下沒有發生戰爭,我們的國家仍然彼此敵對,我們早已經是彼此的阻礙。」嘆氣,艾伯李斯特將自己的額頭貼上對方的,惹得古魯瓦爾多觸電似地猛地退後數步,距離重新被拉開,紅眸裏頭是藏不住的驚詫,更多的是被冒犯的不滿。

   短暫的沉默之後,彷彿方才的失態未曾發生,古魯瓦爾多神情漠然,「我不在乎你做了什麼選擇,我滿意我自己的所有行為。」

   「就算你、甚至是我,抱有再怎麼強烈的期望,蘋果樹也不可能因此結出梨子的果實,復活以後要面對的還是同樣一個世界。」思忖著該如何應付眼前毫無所動的男人,艾伯李斯特明白古魯瓦爾多可能不在乎自己有沒有道歉,但是他還是試圖將歉意傳達給對方,儘管那聽來並不真誠,卻已經是他現下能做到的極限了,「很抱歉,做了不該做的承諾,我當時思慮的不夠周全。」

   「不是失望啊,誰告訴過你?我感到失望。」古魯瓦爾多難得迅速的回話,食指按上自己的眼睫、鼻梁到薄唇,白皙的指尖在月色照耀下更顯蒼白,古魯瓦爾多瞇起好看的紅眸,將笑意停留在嘴邊,蔓延到眼角,眼神卻如嚴冬凍人,滲出刺骨寒意,「我只是感到好笑,那個向你傾注期待、卻換來失望與背叛的自己。」

 

不會有後續的TBC 2014.2.5

 


评论
热度(1)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