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鐵血][西諾尤金] C:Card

*鐵血的孤兒,西諾&尤金。

*只是想寫這對的隨筆,那就來個隨筆的字母26題吧(。)


C:Card

  傍晚六點多,傳來開門聲和響亮無比的我回來了。

  尤金從廚房裡伸出頭,看見西諾站在玄關,連腰都懶得彎,將皮鞋往旁邊隨便一踢,然後套上拖鞋。

  「你回來啦,西諾,」尤金問,「晚上想吃什麼?」

  「隨便,吃得飽就好啦。」西諾把自己摔在沙發上,「那就煎火腿,再配個荷包蛋——有蕃茄醬嗎?」

  「蛤?你不是說隨便嗎?還有這根本就是早餐才會有的菜色吧!」

  尤金憤怒地將荷包蛋甩到空中,然後穩穩掉回鍋裡,形狀飽滿漂亮,香氣誘人可口,連餐廳的職業廚娘阿特拉都無法在他完美的荷包蛋上面找到絲毫的碴。

  作為一個年輕氣盛的二十一歲,他到底為什麼要在這裡等著朋友回家,然後穿上圍裙給朋友煎荷包蛋當晚餐啊?啊???

  作為報復,他端出盛著完美荷包蛋和燒焦培根的餐盤放到西諾面前。

  「你到底在生氣什麼啊?嫌我沒有味覺嚐不出好吃不好吃,我分給別人吃吃看你也要生氣。」西諾嚼嚼培根,覺得有點苦,但也就一點,這份晚餐在他嚐來還是相當美味,「尤金,你該不會也來那啥...好朋友了吧,脾氣比阿特拉還糟。」

  「什麼好朋友?好朋友來了有什麼好生氣的?」刷著鍋子的尤金怔怔,「總之你吃不飽的結果就是整組隊員都被你拖累,太餓了會動彈不得什麼的,你是三歲小孩嗎?三歲小孩也不會因為小嬰兒吵著要吃三明治就把三明治通通塞進人家嘴裡啊!」

  「但是孩子的媽,孩子們說你的三明治很好吃啊!」西諾把剩下的兩片培根一起送進嘴裡,隨便咀嚼幾下便吞嚥入腹,「查德保母說這個月薪水發下來後,要買很多雞蛋培根還有吐司過來,想要讓孩子們天天吃到前副團長的三明治。」

  尤金的臉倏地漲紅了,「媽的!你才是孩子的媽!」

  「告訴查德他們,這點錢老子才不跟小鬼們收,他們只管把自己工作幹好,別讓我接到奧爾加需要我回去訊號的訊息就好!」

  結果尤金仍是收到了孩子們的餐費,以卡片的形式。

  「他們先告訴查德,查德再轉告給我的。小鬼們堅持要先把卡片交給你,想著好吃的三明治,工作起來比較有幹勁,但你昨天不在,卡片就由我代管了。」西諾煩悶地揉亂頭髮,若非原先被托話的查德再次被關進那個玻璃罐頭,他一點也不想負責向尤金轉告這樣的消息。

  尤金花了很長時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西諾,查德不適合這份工作,目前能一次操縱兩台飛船、兩台機具的人只有我,我要向團長要求復職。」

  「奧爾加說過,在你完全康復之前,所有人都有義務防止你坐上駕駛座。」

  「那是我的寶位,上頭還有我的簽名,是你幫我檢查的拼音。」

  「現在那上頭黏著一張紙,寫著『尤金不准坐』,」西諾將卡片塞進尤金工作褲的口袋,「我懷疑你連控制室都進不去,下次拍照給你看。」

  「……」

  「所以我只能參加孩子們的喪禮嗎?」

  「是啊。」西諾記得尤金說過討厭參加喪禮,除卻第一次的感動,往後每一次都讓他胸口疼痛,「他們也會希望你去。」


後記:

總覺得後面還能再寫下去,但時間晚了,就寫到這邊吧(。)

评论
热度(4)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