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哈舒中心] 寫於49話後。

@鐵血的孤兒同人創作

@寫於動畫49話之後,慎入

@奶油小泡芙掉到地上沒關係趕快撿起來還能吃!


  哈舒沈默地站在人群裡,額角的汗水順著臉龐滑下。他的周圍擠滿了人,湧動的人群,聲音聒噪吵嚷此起彼伏,身後被人擠了一下,他踉蹌往前幾步差點摔倒,回過神他才想起他還站在路中央,連忙順著人潮的相同方向邁出步伐。


  前方紅綠燈發出叮叮的聲響,護欄緩緩降下,哈舒不得不停下,望著奔馳而過的火車,他有一種感覺,感覺到自己被落下了。不對,這裡有什麼地方不對了,他應該是要繼續向前的。在柵欄、軌道和火車的另一邊,他必須要過去那邊,現在、立刻、馬上,用他最快的速度到達另一邊。那裡有他必須跟上的理由。


  為什麼呢?哈舒發現自己想不起來,於是他開始著急,仿若不存在尾端的火車形成堅實的圍牆,他再耐不住地原地跺起腳。不行啊,他怎麼能夠止步於此。即使不記得理由,但他真切地感受到了慌張和焦慮,再待下去就來不及了,真的會來不及的。


  要來不及了,不行的。列車的輪子一次又一次撞擊鐵軌,像頻率穩定的樂曲,卻遲遲無法迎來終止線,無情地阻擋著他的去向。哈舒絕望地蹲下,將頭塞進膝蓋上環抱的手臂中。腦中咆哮著無處可去的聲音不斷不斷打轉著,發出更加劇烈的噪音,完全無法思考。


  他覺得胸口裂了洞,酸楚的痛感愈來愈鮮明,反覆拉扯著傷口。我是有目標、有方向的,但是為什麼過不去了呢?哈舒在心裡一遍又一遍詢問自己,儘管他隱約知道答案大概不在自己身上。


  哈舒抬起頭,向正前方望去,卻在空無一人的對岸看見三日月。三日月站在那裡,熟悉的臉上神色如常。這一次不是背影,三日月向他伸出還很好的那隻手,輕輕招手。太不真實了,因此那更像是海市蜃樓,或者白日夢。


  像是注意到哈舒的視線一般,他們的目光對上,穿越仍在奔馳的列車相互而視。三日月的頭偏向一邊,像是困惑他的毫無動作,哈舒忽然很想哭,覺得自己的胸口好疼,肚子也好疼,五臟六腑都被狠狠翻攪。但是這一次,三日月似乎不能再幫他了。


  想要強迫火車停下然後衝過鐵軌,想要用盡力量叫喊對方的名字。


  好奇怪,明明好不容易出現在眼前,哈舒卻有一種即使自己跨越過去也依然追不到的錯覺。那裡就是你要去的地方嗎?我無法到達那邊嗎?不甘心,只是覺得不甘心而已。早已經說過決心追隨到底,已經很努力了,再困難再疼痛都能夠咬牙撐過了,為何在如此接近的地方反而無法觸及了呢?


  這太不公平了!憑什麼啊!

  薩古動動嘴巴隨便講講的現實怎麼可以隨便成真!


  哈舒使盡力氣起身衝出去,他伸長手,竭盡所能地向前伸展,周圍的景物跟聲音都模糊起來。撞上火車怎麼辦?被火車撞飛怎麼辦?其他呢?管他的,他想要過去,其他的都管他去死——


  「三日月前輩——」



  「三日月前輩——他突然大喊著就從床上彈起來,然後摔在地上。」


  「好不容易止血的傷口就這樣裂開了,啊啊,結果這傢伙一邊呻吟一邊又暈過去,他倒是很輕鬆,麻煩的就是我們還得重新再忙一次。」


  「也不想想我和尤金加起來只有兩隻手,不對,只有一隻手,副團長根本不會包紮啊!比起跟這麼不可靠的副團長待在一起,果然還是昭宏在旁邊更好。」


  「喂你這個混帳!消毒都是我弄的!我也只拜託你幫我扶著他的手臂!」


  「你消毒的時候,要不是我幫哈舒按著腸子沒讓它掉出來——」


  聽著但丁和尤金你一言我一句的講述事發經過,三日月只是點點頭,發出一聲瞭然的嗯聲,然後轉頭看向病床上瑟縮在棉被裡不肯露臉的哈舒。自從他進到房間裡,棉被裡面的人自始至終不肯出來。


  三日月在口袋裡翻了一下,摸出條三角巧克力,他剝了一半扔到枕頭上。但丁吵吵嚷嚷著問三日月怎麼會有巧克力,三日月沒理會,只是保持著原本姿勢,沈默等待。


  最後是尤金先開口了,一聲嘆氣後是無奈的笑。


  「嘛,總之,歡迎回來,哈舒。」



  我只是希望哈舒吐便當而已。

  小天使不要死QQQQQQQQQQQQ


  我的天,我這幾天超勤奮,每天短打,每天更新XD

  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嗎:DDDDDD


评论
热度(2)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