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這裡僅用以:fo別人、扔些不成文的片段。(偶爾會浮水於子博客)

[MHA] 關鍵字:奶子/屁/胳肢窩

*隨手寫寫的片段
*關鍵字by魚:奶子/屁/胳肢窩
*MHA:霍克斯&安德瓦

指腹輕輕掠過安德瓦的胸膛,繞過腋下,青年的身體隨著動作向前傾斜,幾乎要貼上他的身體,然而頭頂細軟的髮絲還是無法避免地蹭在安德瓦的頸側,隨著霍克斯的動作來來回回的搔癢,惹得安德瓦憋不住打了個噴嚏。

他聽見青年的呼吸頻率因為按捺著笑意而加快,溫熱的氣息一下一下地呼在他的後頸,不同於髮絲的搔癢讓安德瓦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別笑。」壯碩的英雄no.1僅以口頭警告,渾身的傷勢也容不得他有其他動作。

霍克斯嗯了聲作為答覆,又重又濃的鼻音讓近幾日認真考慮改變高冷不近人情路線的安德瓦陷入是否該遞上一張衛生紙的思考。

麻煩的腦無,麻煩的傷勢,還有麻煩的繃帶。

不耐煩的想法瞬間點燃了焰火,霍克斯在安德瓦頭頂冒出火苗的瞬間便飛快退開,額前的髮絲卻還是受到波及,燒掉了一小縷,焦焦的,冒著微弱的煙。

「……」

繃著一張臉的安德瓦不知道該不該道歉,但態度向來輕浮的霍克斯竟也沒有開口。

單手揪著那撮不幸的頭髮,藍色的眼珠子往上抬,霍克斯沈默了幾秒鐘,再次走向安德瓦,單膝撐在病床的右側,對方難得的安靜讓安德瓦摸不著頭緒,可霍克斯只是一語不發地繼續先前的動作:

他捏緊繃帶,謹慎而小心地往安德瓦身上纏繞,一寸一寸地貼上、一圈又一圈地繞上,直到傷口被妥妥當當地包覆完全,他才在面前的位置、也就是安德瓦的右邊腰側打上一個粗糙卻堅固的結。

霍克斯坐回了安德瓦病床右側的椅子上,這是左目暫時無法視物的安德瓦的要求:他的一切動作都要從他的右邊開始。

「抱歉啊。」在安德瓦道謝之前,霍克斯先開口了,這讓前者一頭霧水,不過霍克斯自顧自地說了下去,瞇起的眼裡是笑意盈盈,「我忘記你屁股的傷了,但現在也沒辦法幫你翻身,怎麼辦啊?」

「這點傷礙不了事,還有,復原女孩很快就來了。」

「哎~真是無趣,不是希望能夠親切點嗎?這樣一點都不親切啊,安德瓦先生。」

霍克斯眼珠一轉,目光飛快地晃過安德瓦的覆蓋在左臉的繃帶、懸起的左臂和右臉上清晰可見的細小擦痕,然後咧起嘴角,勾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自霍克斯踏進病房的每一秒,安德瓦一直都是盯著霍克斯的,此刻他並未錯漏對方的反應,似乎是將到了口邊的話語生生地嚥了回去,可惜自己卻看不出個所以然。

「我會再來探望安德瓦先生的。」霍克斯低著頭說,他正在重新戴上手套。

安德瓦仍是看著霍克斯,好一會才開口讓對方趕緊回去,交代對方顧好自己的區域,以及再有異常事態務必通知自己。

「嗯哼,遵命。」霍克斯吹了聲口哨,雙手插在口袋,一晃一晃地走出病房。

青年的輕浮態度一如往常,安德瓦卻無法忽視隱隱約約感受到的不對勁。


- 2018.8.1 -

反覆看了好多次前幾回的連載,嗯,還是不敢細寫他們的想法ry 無料怎麼辦呢⋯⋯⋯⋯

评论(2)
热度(16)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