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活動已轉移到EP新倉庫,這裡僅用以:fo別人、扔些不成文的片段。(偶爾會浮水於子博客)

[全職高手] 浪味仙boy的睡前故事(01)



*宋奇英生日快樂!

*本文CP:盧瀚文/宋奇英

*情節很隨意,OOC會有,慎入。

*最近太忙了,找出之前的隨筆趕了篇賀文出來,後續會在日後完成並補發的!(故事標題是之前存檔的名稱!)



〈浪味仙boy的睡前故事〉

宋奇英會比他還早退役。
盧瀚文想過很多次自己與對方成為賽場宿敵的場景,卻從未設想過,如果這樣的一天真的到來,他該怎麼辦。

如今遭遇了該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阻止啊,這可是意外事態!


【01】

宋奇英的租屋處。
無奈的宋奇英,強勢闖入的盧瀚文。

「所以,你肯定是要說我的不是。」宋奇英拉開椅子,臉微微別到一邊,目光低垂,也許盯著地面,或盯著腳上的室內拖鞋,一副不願多聽的模樣,「說吧,我哪兒也不去,就坐這裡聽。」

「嗯,哪兒也不去。」盧瀚文歪頭,看著宋奇英笑了一下,隨即起身行至宋奇英面前蹲下,由下往上細細打量對方,這人剛才被太多人嘮叨過,臉上還有著未散的疲倦,而斂在眼底的不甘與心虛,也由於無理掩飾而一覽無遺,「但我看你心思飛得挺遠,放空也太沒誠意了吧。」

語畢,他順利收穫霸圖小隊長一記憤怒的眼刀。



說起這事,白言飛是最先察覺到宋奇英的異狀的人。

當時正是戰隊的訓練時間,他原先是想趁著副隊與上層開會,帶著苦行僧般專注訓練的宋奇英出去透(摸)透(摸)氣(魚),卻發現對方待在洗手間半天沒出來,這一上前關心,(自稱)觀察力高人一等的前輩敏銳地發現後輩語氣裡的心虛與閃躲,又費了好番工夫才從惴惴不安的宋奇英口中逼問出答案。

「第一秒還以為這孩子累得忘記自己是哪裡身在哪個誰啦!」

想起俱樂部裡是如何兵荒馬亂地將宋奇英送去就醫,白言飛一面描述一面使出表情轟炸洗屏,一下是緊緊捂胸,一下又是面部猙獰皺成一團,還不忘解釋道,這砲彈似地連發的表圖,全用以強調自己的心有餘悸。

「小宋這孩子一旦拚起來啊,那是名副其實的廢寢忘食,但現下竟然把眼睛搞出事情來,俱樂部簡直要暴動了,一個個嚷著要把他像關押囚犯那樣嚴格監管,咱霸圖可禁不起小老虎再有什麼差錯。」

視網膜破損。
霸圖很快就將人送至醫院,緊急處置和後續處理也都安排得妥當,但盧瀚文聽著白言飛生動得起舞的描述,胸口卻是愈發地疼,他頭一次這樣不開心自己和宋奇英身處不同戰隊。

瞧,今日他暗暗喜歡的對象出事了,他不是第一個發現的還不打緊,但他這是排在多少人後面才得知啊!要不是幸運問到了八卦技能點滿的白言飛,自己怕是此時此刻都還以為宋奇英本人的不讀不回只是被他氣惱了不想看訊息。

「謝謝前輩呀,我也會跟著唸唸奇英的!我這就集結大家一起嘮叨他去!」

訊息甫發送,對面白言飛開始哀號了,要盧瀚文別聲張出去,否則他要成為俱樂部的下個監管對象,見狀盧瀚文不禁搖頭,宋奇英的事情,新生代由他來代表關心就夠啦!

他會外傳?不可能的事!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
盧瀚文決定親身實踐這無比偉大的一句話,所以此時此刻,他在這裡,宋奇英的住處。

「我租——不對,我買下來了。」盧瀚文咬著牙說,「老子是藍雨的小隊長,前途一片光明的高富帥,通稱盧大帥哥,剛剛已經聯絡了你的房東,要把你這裡給買起來,然後你想繼續住這?只能跟我簽啦!」

這算啥來著?追人追到變成人家的房東,操。

想到這,盧瀚文眼神先死了一半。

反觀宋奇英從進門以後就什麼也沒說,面對盧瀚文逕自宣布買起他現下住處的消息,也只是低著頭專注解開袖扣,放在桌上,然後再慢條斯理將袖子卷好。

先不談盧瀚文所言是真是假,他哪裡會不明白盧瀚文背後的用意。即使他之前真不知道,白言飛那連串老臣救駕不及的洗屏信息也把事情講述得七七八八了,這要再不明白,他今天就退役,轉行到動物園給熊貓作保育員還是清潔員去。

看著那拖延意味十足的動作,盧瀚文的內心有無數個小盧瀚文咆哮著多麽應該衝上前替他弄好。

許久,宋奇英總算開口:「如果你決定買下這兒,作為個人投資,確實是個置產的好選擇。」

「你岔開話題能不能別這麼明顯!宋奇英!」盧瀚文呲牙咧嘴地遞出一張紙,那是他草擬的新租約,「我的意思是,我是你的新房東!」

「與其讓你做我的新房東,」宋奇英的神情毫無波動,「我還是搬回俱樂部吧。」

「誰不知道你對訓練有多堅持,但霸圖的人也很可怕,他們肯定會緊緊盯著你,讓你連碰滑鼠的機會都沒有,然而比賽將近,隊伍的士氣很重要,新人也需要鍛鍊,按照你的性子,肯定焦慮得要命。

盧瀚文往前一步站到宋奇英面前,幾年內迅速抽高的青年已經高出對方好幾公分。儘管試圖以氣勢壓人,但他的話語並沒有誇大,這完全是霸圖的行事作風。

如果你想繼續訓練——替人訓練是想都別想了,就是當賊悄悄溜進去看人情況,你都會被攆出來——所以,我是說個人訓練,他們的最低限度,肯定就是旁邊得有個人全程盯著,最好每分每秒都緊盯著你不放。」

「你挺瞭解霸圖。」宋奇英抿抿唇,並不明顯,但盧瀚文並未錯漏這個人在緊張時慣有的小動作,「⋯先不說Q市有多少房東,光在俱樂部附近就有夠多房東了,你認為我憑什麼堅持住在這裡?」

「就憑你無法承擔瞎掉的後果—」盧瀚文話還沒說完,就看見宋奇英眼神的異樣,「你可以搬家,可以繼續透支自己去拚一個冠軍,但這樣子死拚蠻幹,你有可能撐不到最後一場比賽。作為你的朋友來關心你是一回事,但從客觀的角度來看,霸圖隊長出意外導致戰隊提前出局,這對別的戰隊而言何嘗不是樂見其成?可我卻在這裡對你諄諄教誨,要幫助你,瞧,你還不領情咧。」

攤手,盧瀚文凝視著神色蒼白的宋奇英,「話說都到這樣了,你覺得咧?宋隊。」

「但監督人並不非得是你。」

「但我會隨時向你隊裡的人通報消息,畢竟我不像你,現下可沒有被人盯著的必要,誰管得著我哈。」

「隊長跑到這兒來監督別的隊長,藍雨這次是沒打算贏了麼?」

見宋奇英頗有繼續爭辯的模樣,盧瀚文晃晃腦袋,咧嘴笑得燦爛,「現任副隊拿我沒轍,小隊員更別說了哇。」

「⋯沒發現你這麼惡毒。」忍著沒說出無恥二字,宋奇英抬筆,在對方草擬的那紙同居契約上頭晃了晃,還是沒簽字,「給我些時間思考,明晚給你答覆。」

「行,就明晚。」盧瀚文笑了,眼底光彩熠熠彷彿惡龍終於搶到財寶,誰也無法從他手中搶走分毫。

英俊嚴肅,認真勤奮,正直又可愛,如今已經逐漸長成一個成熟男人的同居人。
盧惡龍捧著臉想像那並不遙遠的未來,特別特別開心,非常非常歡喜。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幹,像個流氓,像個海盜,簡直心髒到一個極致,壞透啦,但效果卓拔。盧瀚文沾沾自喜地誇讚自己,心裡拍振著不存在的小翅膀已經飛上天,百花繚亂似地炸出滿天絢爛煙花。



隔天晚上十一點整,一秒不差地,盧瀚文的手機叮咚叮咚響了起來。

『盧瀚文,關於昨天的事情,我已經考慮好了。』

『合約書我已經簽好並郵寄到你的地址,請查收。』

『另外一份附件,是我們在住處相處的約法三章,不僅作為兩個獨立的個體,更作為兩個戰隊的隊長,必須要有一份明確的規約,來確保我們能夠保有各自的隱私,以及各自戰隊的機密。』

『——霸圖戰隊,宋奇英。』

盧瀚文低吼一聲,抓著手機衝進副隊長的房間,拽著人去給整個戰隊買了零食。

每當別人問起他鬧得哪齣,他便狡黠地眨眨眼,故作神秘回答道:慶祝盧大帥哥終於抱得美人歸。


tbc.

评论
热度(3)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