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Fu。梨子

文字堆放處。

[シノユー] 字母26題創作:Frame

*鐵血的孤兒:シノユー無差

*字母26題創作:F

*備註:忽略原作便當(。)


F: Frame


  雖然不及尤金總掛在嘴邊碎碎念的程度,西諾也時常想起過去在火星的日子。


  有一年,櫻奶奶分了一塊田地任鐵華團嘗試、摸索如何耕作,西諾和昭宏忙於鍛鍊,對此毫無興趣,最富毅力的三日月也在接連失敗後喪失動力,反倒是較為年幼的孩子們,在三日月的第一顆種子順利發芽之前,早早成功種起一小片花圃,三不五時就要往那兒跑。

  那片花圃離總部很遠,若非是尤金腳腕扭傷,要求西諾替他跑一趟堆放陳舊雜物的小倉庫,那麼西諾也不會因為走錯路而發現這片盛開的璀璨的花田。

  看見一片金黃的向日葵花海——說花海是有些誇張了,但在缺乏觀賞作物的火星上,如此場面的確是相當壯觀,他想也不想就折下一株比臉還大的向日葵,心裡洋溢著孩子似的雀躍,將好友交代的事項全數拋之腦後,用最快的速度回到總部,得意洋洋地將戰利品塞到尤金手中。

  尤金另一手牢牢握著平板,平板螢幕還顯示著和奧爾加的視訊通話,對方看見出現在螢幕一隅的西諾,表示討論至此可以告一段落,便先切斷了通話。

  『在倉庫的附近,那些傢伙竟然種出好大一片向日葵花田。』西諾比了個誇張的手勢。

  放下手中的平板和向日葵,尤金不可置信地看向西諾,『哈?你竟然到現在才知道啊!』

  尤金訝異於西諾至今才知道那片花田,西諾也訝異於自己並非對尤金的一舉一動那麼暸若指掌。

  經過友人的敘述,西諾才知道對方從最初就參與了孩子們的耕作計劃,從挑選種子、翻土、澆水的頻率、種植和施肥的方法,扣除領頭的那個少年,尤金儼然在孩子們的種植團隊裡擔任起副隊長。

  西諾正想嘲弄尤金無論在哪兒都做老二,那人卻先一步起身,搬了另一張椅子過來,不容置喙地展開又一次的真心話時段。

  忘記是什麼時候開始的,一旦有了憋著難受的情緒或話語,他倆就會鎖好門,面對面向彼此傾訴個徹底,將梗在心底的不舒服也清個徹底,後來大家習慣了,他們也不必再刻意去鎖門,別人見狀會自然繞道避開。

  不知不覺成為團裡的默契了啊,真心話時段。

  肩膀被尤金狠狠掐了一把,終於回過神的西諾連忙陪笑,好友用鼻子哼哼兩聲,倒也不在意對方剛才的走神,自顧自地繼續抱怨。

  原先是想種植一些糧食作物的,比如馬鈴薯,或是小麥,甚至油菜花也好,但是孩子們不樂意,他怎麼也講不過他們,最後就變成向日葵了。

  看著尤金放下手邊工作,太過專心抱怨而不自覺露出的苦惱表情,西諾憋笑憋得痛苦,索性拿起一旁的平板,熟悉地解開圖形鎖,喀嚓一聲拍下好友錯愕夾雜著惱怒的神情。

  後來,那張在打鬧中忘記被刪除的照片,與團內的資料一起被備份到塔賓斯的資料庫,才得以從總部的大爆炸中倖免。

  尤金不只一次抱怨照片裡的自己看起來有多麽蠢,卻一次也沒提過刪除。那段在火星日子幾乎佔據了他們的一生,被留下的影像和記錄卻少得可憐,終究還是捨不得再去減少分毫。


  桌上數位相框裡的照片規律地一張換過一張,跨越他們結識以來的漫長日子。寥寥幾張過去在火星拍下的照片,數十張他們來到地球後與團員們的合照,還有種種重要場合的紀念照,更多的是這幾年來他們同居之後的點點滴滴,生活裡大事小事的留影。

  在與過去截然不同的環境,過著截然不同的生活,恍然間已經是好幾年過去,相較於其他人,時間像是在尤金身上止住了前進的步伐,從身材到樣貌,青年歲數的尤金和少年時期相比幾乎沒有改變。

  西諾拿起手機,走近埋首工作的尤金,那人專注工作時總是難以被外界的事物打擾。他從側面調至靜音,點開相機,悄悄拍下同居人專心工作的模樣,上傳到他們的雲端相簿。


  不對,還是有地方不同的,西諾滑動照片,看得仔細。總覺得這傢伙看上去似乎更加快樂了。




  小組報告弄得我很生氣,只好新增一份空白文件寫些什麼好讓自己冷靜些。真的好喜歡西諾和尤金之間的安定感。(2017.4.17)


评论
热度(3)

© FuFu。梨子 | Powered by LOFTER